马浩天的幸福生活

来源:滨海公司

来“天骥”船时间不长,刚开工那几天,每次碰见大管轮马浩天,他总是在忙着,汗流浃背地要么从机舱回来,要么去机舱的路上,胖乎乎的身板衬着沾染油污的工装加上黢黑的皮肤显得很是可爱。

2009年夏季,马浩天走出大学校门,踏上了自己的工作岗位,成为天航滨海的一名船员。在大学里,马浩天无疑是优秀的,奖学金、“优秀毕业生”总是与之相伴,儿面对新的舞台,他没有浮躁,没有挑三拣四,他选择了踏实工作。

“我在下面,当心脚下!”

毕业实习马浩天便登上了“暨洲1号”船,当时送班司机问他去哪条船,他回答说“暨洲1船”。司机说那是条三缆船,懵懂的他以为“三缆船”是“三烂船”就是特差劲的船的意思。“那时候想‘烂’就烂呗,去!”马浩天说。这样便开始了他的实习生涯,“暨洲1”、“首一”、“天铭”船是他实习的三条船舶,每到一条船他都从最基础做起,白天参加机舱日常工作,晚上导管路,熟悉设备,查阅说明书。

在“暨洲1号”为了更好地理解净油机的使用和保养,他仅用了一个月的实习期便翻译了《阿法拉瓦净油机说明书》。离开“暨洲1号”时,公司人资部门要安排他去条件好一些的“天鸥”船,他考虑再三最后主动请缨去“首一”船实习。“‘首一’是一条建造简陋的船舶,震动大,噪音响,晚上躺在床上感觉翻个身就能从床上掉下来。马浩天回忆道,“我当时也没多想,我就是觉得越是这样的船我可以学习的地方越多,你想啊,都是好船,好设备,都没有修的地方,学习起来肯定慢,正好有这个机会,我一定要吃透这条老船!”尽管生活条件十分艰苦,他还是坚持留了下来,按计划逐步完成实习。他熟悉管路、设备,拿着笔记本天天下班后去机舱写写画画,自己绘制了液压管路走向图。“吃透了这套系统,再到以后面对新的液压系统时,我感到这套液压挖泥系统万变不离其宗。”他自信地说。

那时的马浩天还有过这样一段小插曲:当时一位轮机员正在循回检查,突然他从机舱地板下钻了出来,满脸是油,吓的轮机员以为海盗上船,急忙掉头跑回集控室。后来,他在查管路时,旁边就立了个牌子,上面写着“我在下面,当心脚下!”

一个小小的压力开关怎么需要这么多呢?

2010年5月马浩天任“津航浚222”船三管轮,作为轮机员他有自己的分管设备,肩上的担子也更重了。

“津航浚222”船的美式液压与国内设计的液压系统有所不同,他所主管的铰刀系统在施工中突然出现故障,无法起压。面对突如其来的故障,如何解决?他没有慌乱,而是仔细梳理、分析可能出现的情况,他首先对照英文说明书,查找对应设备,了解内部构造,找出可能造成这种现象的可疑点,并逐个排查。从液压泵上的安全阀、系统、马达安全阀,最终,他找到了“症结”——溢流阀芯卡阻引起的系统无法升压。当故障解决后,老轨笑逐颜开:“你这种分析方法很科学,比起从头到尾,盲目的找,给咱们节约了很多宝贵时间。”

2012年,该船在孟加拉施工时,机舱报警突然全部消失,电工检查线路发现有线路短路现象。但是几百个信号采集点,怎么排查?他犯了难。马浩天便帮助电工一起想办法,他建议用分组开方排查办法,把所有回路线先分两组,测量哪一组有问题,再将有问题的回路线再分两组,再次测量,这样测量下去,他们很快就找到了问题线路——补油压力传感器线路老化接地。

马浩天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,一次他在整理船舶备件申请单时,看见压力水罐的压力开关申请数量有些多,他想一个小小的压力开关怎么需要这么多呢?电工告诉他这个开关总爱坏,里面的弹簧片时常折断。他拆开旧的压力开关观察内部结构,结合压力触点上下运动时对开关作用力进行研究。发现压力触点全程运动时都会给开关以作用力,导致开关弹簧片总是处在受力状态,要是将开关倒过来用,常开改常闭,受力问题不就解决了吗?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电工,电工茅塞顿开。

“怎么干的这么快?”

2012年5年,马浩天任“天骅”船大管轮。对于他来讲,这又是一个新的挑战,既要管理好设备,保证船舶正常运转,又要做好日常管理。“天骅”船从缅甸回国进坞修理,时间紧,任务重,一台大连机要全部吊缸清洁检查,他组织将大家分为三组:一组拆卸缸头附件,一组拆卸缸头,后面一组拆卸活塞连杆,仅1天时间,16个缸全部抽吊完成。下午5点,老轨到机舱检查,很惊讶:“怎么干的这么快?”

“天骅”船回国要改烧重油,这套重油加热,净化,输送系统只有在出厂试验过,现在要运转起来,问题多多。其他轮机员是第一次接触,机工更不熟悉,他翻阅图纸,查阅说明书,带领弟兄一个一个系统的检查、校验。锅炉点火成功,加热管系要逐个油舱检查。到净油机加热器的热水管怎么都不热,这难住了主管轮机员,马浩天准确地判断说:“肯定是出厂试压时工人们忘记拆盲板了。”便带头下舱底,逐个法兰拆卸检查。他上船第一次接触三菱净油机,调试净油机老是跑油,怎么回事?净油机拆了无数次,洗过无数次,说明书翻了无数次,毛病究竟出在哪里?主管轮机员放弃了,找到他说请厂家。他亲自下手,每个环节仔细检查,最终,问题一个个被解决,“天骅”船顺利烧上重油。

他一个月瘦了10

2013年5月,公司组建“尹娜”船班组,他被调到“尹娜”船担任大管轮。三天的交接时间,要掌握全船设备操作程序,运转管理方法,注意事项,所有文档的整理,为了顺利接收,保证船舶后续正常的工作,老轨、轮机员、电机员每天只休息34个小时。就这样,一个新的船舶,一个新的集体,管理从零做起,设备分工、备件分管、设备操作规程、检查保养要领、安全自查,白天组织轮机员、机工学习设备,修理船舶,晚上编撰体系文件,保养计划,工作制度。一个月下来,心宽体胖的马浩天瘦了10斤。

他每到一条船舶都会在机舱放一个文件夹《轮机设备故障分析汇总》,把自己和他人经历的设备故障现象、解决方法都写在文件夹里,以方便他人查看。他还鼓励机工多学习,在“尹娜”船他把液压图上的各个阀件手绘放大,教给机工们。机工杨柳说:“大管教给我的,比我五年学的都多。”

再次去“天骥”船出国工作时,那一年的马浩天29岁,他宝贝女儿才刚出生4个月。他把对于妻子女儿的不舍和思念,更多地放在了他所热爱的工作上。“派我来,就是对我的信任和工作能力的认可,我会以更加优异的成绩回报家庭和公司,我很幸运也很幸福!”马浩天说道。

Copyright © 2014 中交天津航道局有限公司 版权所有  津ICP备:05007720号